大学女生匿名资助同学3年 学校缴费系统“逼”其,火影之无敌写轮眼

编辑:admin 发布于2018-09-28 13:27

李秋雨(左)和袁松龄见面后,亲如姐妹。

2016年秋,大二的袁松龄因为家庭极度贫困,执意办理了退学手续,返乡打工。和她同年级同专业不同班的李秋雨知晓此事后,和家人决定匿名捐助袁松龄学费,帮袁松龄重返校园。这些年来两人虽从未相认,袁松龄却一直在寻找恩人,每年都会写一封没有收件人的感谢信;李秋雨也默默关注着袁松龄,为她争取助学金而奔走,也曾为她的自卑而担忧。

2016年中秋节后,李秋雨和父亲找到辅导员许蓓,拿出2万元现金让对方帮袁松龄交学费,多的钱给袁松龄当生活费,并承诺资助袁松龄本科三年的学费。父女俩还千叮咛万嘱咐,让辅导员不要告诉袁松龄捐助者的信息。“我和爸爸都想保护她的自尊心。”李秋雨说,匿名捐助可以减少袁松龄的压力。后来辅导员通知袁松龄回武汉上学。

寻恩人不着 多封感谢信不知寄给谁

9月20日上午,武昌工学院会计学院辅导员办公室。袁松龄第一次和默默捐助了她3年学费的李秋雨相认。两年多来,一句“谢谢”在袁松龄心中不知说过了多少遍,但当她真正面对恩人时,开口说出这两个字却艰难无比。看到低下头的袁松龄,李秋雨主动拉起袁松龄的手,柔声地说,“不用谢。”随后,两人的手拉在一起,久久都不放开。

如果不是今年新学期学校的缴费系统出了状况,武昌工学院会计专业大四女生袁松龄可能到毕业都不会知道,那个捐助了她3年学费的恩人,就是她的同学李秋雨。

后来袁松龄告诉记者,当时她其实有很多感谢的话想对李秋雨说,但无以为报的负重感让这些话卡在喉咙里,“也许等我有能力报答她一家人时,我会说得自然些。”李秋雨说当时她也很紧张,但和袁松龄不同,她主要是担心这次见面会给袁松龄造成太大的压力,“决定匿名捐助时,就是不想有这样的见面。”

除了帮助袁松龄交学费,李秋雨还从很多方面暗中关心这个小她一岁的妹妹。两人虽是同专业同年级,但因为不同班,所以很少在一起上课。每周一次的晚点名,是她们最多的交集点。李秋雨说,有时她会装作不经意扫一眼袁松龄,观察她的精神和情绪,也会不时询问辅导员袁松龄的近况。“有段时间,我观察到袁松龄常低头走路,非常不自信,就让许蓓老师多关心一下袁松龄,希望她能阳光一点。”李秋雨还总提醒许蓓老师,千万不要漏评了袁松龄的助学金。

2016年袁松龄升大二,因为家里经济太困难,当年中秋节前她返校办了退学手续,踏上了返乡打工的火车。“母亲是聋哑人,父亲也有残疾,家里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,都指着地里的一点收成和父亲打工的钱过日子。”袁松龄说,她能申请到的生源地贷款只有6000元,加上学校的奖助学金,也还是凑不齐学费。“学校老师也多次劝我不要退学,说会为我想办法,爸爸也想让我读,但3年的学费对我家是个天文数字。”袁松龄坦承,办退学的那一刻自己也特别绝望。

(原标题:大学女生匿名资助贫困同学3年 学校缴费系统升级“逼”得好同学现了身)